只要掌握好弯曲锯片的度的变化

2020-07-26 08:34

知多点

李元庆是中国第一位举办个人锯琴音乐会、撰写锯琴学术论文、出版锯琴盒带、研制锯琴获国家专利局颁发专利证的音乐人。上世纪90年代初,他开始学习锯琴,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,就学得所成。之后带着锯琴走南闯北20年,李元庆用它把中国民乐奏响在捷克、法国、美国等许多国家的大型音乐会上。

锯琴的高音清亮透明,中音柔美醇厚,低音深沉有力,尤其是它美妙绝伦的连续滑音和颤动糅音在所有乐器中独树一帜,极富神秘感。这也是李元庆独爱此琴“人性化”的一点:“锯琴无键无弦无定调,滑音式演奏使得每个音之间都是能连在一起的。”李元庆就曾用锯琴和口哨合奏过《苗岭的早晨》,嘤嘤鸟鸣吵醒山岚天籁,锯琴能和能应。

李元庆现就职于深圳市罗湖区文化馆,在他的锯琴研究所里,收藏有47把大小各异的锯琴,为了写一部研析锯琴发展的论著,李元庆花费了16年的时间才将其付梓出版。“我写书的时候,缺乏参考资料,研究这行的人,毕竟太少了”。

拉响锯琴需要锯片弯曲有弧度。通讯员 黄贵友 摄

一把锯子也能当琴用?没错!能用来演奏乐曲的锯子叫锯琴,是一种普通的木工用的钢片手锯,它无固定的位置,更无定调,是一种无键、无铉的乐器,也是一种小众乐器。如今在我国,真正能演奏锯琴的不过百来人;在广西,锯琴还没有好乐手。

学锯琴难不难?李老师肯定地表示:不难!难的是“无琴可锯”。不同于工用的锯子,锯琴的锯片用进口响钢制作,这样的响钢与口琴、手风琴内的簧片是一样的发声原理,钢的材质要软硬适中,钢材内的分子结构经拉奏发生变化,琴声才能越来越动听。

什么是锯琴?

难的是“无琴可锯”

“大锯琴可以练习慢调的歌,小锯琴则更适合表现欢快的音乐。”李元庆老师说。

李元庆老师道出了拉琴的诀窍:“手法很重要,左手要使锯形成一定的弧度,这样才能拉出声音。”而借助锯琴连接音节的“人性化”,只要掌握好弯曲锯片的度的变化,很容易就能够奏响《我的祖国》、《小星星》等旋律简单的曲子。

尽管如此,能为锯琴登上高雅艺术殿堂而努力,李元庆觉得自己是当代研究锯琴“最幸福的研究者”。

“人性化”锯琴能应能和

发声

锯琴是在劳动中创造的乐器。以前人们在劳动作业休息的间隙,敲打钢片锯发出声音,渐渐还能连成有旋律的乐音,这成了人们的一种娱乐形式。经过历代实践和尝试,锯琴最终由劳动工具变身为专门的乐器,是我国最具有生命力的传统特性乐器之一。锯琴的音色高雅、表现力丰富。最开始,锯琴以独奏为主。到了近代,与小乐队和各种乐器合奏,使锯琴音乐艺术愈发独特且有魅力。

锯琴在中国大陆的发展已有五六百年的历史,其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发展几经坎坷。“目前中国已经没有了生产锯琴的工厂。”李元庆说,他演奏用的锯琴是在美国定制的,一用就是20年。“锯琴不需要小心翼翼地保养,随便摔打也不容易坏掉”。如今在全中国,学习锯琴的人群加起来才只有百余人,集中分布于北京、上海、南京等地,在广西,还没有锯琴乐手。因此,小众化的锯琴并不具有销售市场。

锯片弧度要弯曲起伏

从其起源发展到逐渐完善,锯琴不仅可以表现出拉弦乐器的深情委婉,还可以用敲击的演奏方式表现打击乐的铿锵激昂。这些特点是其他乐器无法替代、难以企及的。

奏乐

薄锯片弯曲起伏,马尾弓划过锯背,瞬间流出一段高低错落又连贯有致的乐曲,音色似口笛、似胡琴,又像风起时的幽咽。李元庆右手拉马尾琴弓摩擦锯片发出音响,左手以控制锯片的弯曲度来控制其音高,于是,《茉莉花》开了,《拉骆驼》拉出了西域神韵,还唤醒了《苗岭的早晨》。

4月12日上午,中国锯琴大师李元庆来到广西区图书馆报告厅,为听众们奏起锯琴,讲述锯琴的前世今生。

讲座现场,李元庆初识广西天琴艺术大师韩醒,从未合作过的二人展开即兴合奏《铃儿响叮当》、《多谢了》,锯琴拉出的绵柔委婉与天琴弹下的爽朗清脆配合得恰到好处,听众纷纷鼓掌叫绝。

在讲座的互动环节,不少听众上台体验,试图将锯琴拉出曲子、敲出音律,然而都没有成功,不是拉不响,就是没能将琴音连贯成旋律。

李元庆介绍,在上个世纪出版的《哈佛音乐大词典》中,已经将锯琴列为正式的乐器名单。上世纪初,我国国内还发行流通过锯琴拉奏的教材书籍;《黄河大合唱》中的《黄水谣》唱段、《白毛女》都加入了锯琴伴奏。

学琴

Copyright © 2017 广东省连州市唾遮家居用品有限公司 - www.cdychy.cn